是騎士,但專爲王者打造

來源: 編輯:匿名 發表時間:2022-08-29 11:56:26 熱度:30

導讀: 原標題:是騎士,但專爲王者打造 圓桌騎士是歐洲古典神話中,由不列顛君王亞瑟所領導的一群優秀騎士。在傳說中亞瑟王,有張巨大的圓型桌子,供麾下的騎士聚會使用,圓桌的意義包含“平等”和“團結”,騎士們聽令...

原標題:是騎士,但專爲王者打造

圓桌騎士是歐洲古典神話中,由不列顛君王亞瑟所領導的一群優秀騎士。在傳說中亞瑟王,有張巨大的圓型桌子,供麾下的騎士聚會使用,圓桌的意義包含“平等”和“團結”,騎士們聽令在战場上衝鋒陷陣,而在圓桌上議論國內事務,圓桌上更沒有地位差異和君臣之別,每個人都被允許自由發言。

其實提起圓桌騎士,表友們可能已經知道今天要說什么了,就是跟大家詳細來聊一聊羅傑杜彼的圓桌騎士。

騎士开篇

圓桌騎士系列腕表第一代

展开全文

▲懸掛在溫徹斯特城堡的亞瑟王圓桌

在2013年日內瓦表展上,Roger Dubuis羅傑杜彼正式推出第一代圓桌騎士,將傳奇神話融入自家表款設計中。羅傑杜彼運用大明火琺琅制作盤面,白綠交替的條紋重現了爲英國國王亨利八世打造的溫徹斯特大會堂城堡中亞瑟王圓桌。十二位手持利劍共指中心的圓桌騎士鑄像取代了時標,每位騎士先經三維立體鑄模,然後在液態純金中澆鑄,再針對每處細節用手工進行精雕細琢。這種微縮金雕工藝,造就出高度僅爲7 毫米且又形態各異的騎士鑄像,無論從騎士們的面容、表情,還是各異的鎖子甲或者手持的頭盔,無處不展現RD對於傳統工藝細致入微的把控。

▲圓桌騎士系列腕表第二代

▲古銅材質騎士雕刻細節

2015年的日內瓦表展上第二代圓桌騎士腕表亮相,比起初代,第二代將騎士時標改換古銅材質爲基底,銅比起金摩氏硬度更高些,所以也會更考驗微雕匠師們的手藝,微雕每一個騎士都需要一天時間,RD一整個月的工作時間也僅能夠完成兩個表盤的制作,最終銅材質騎士隨時間流逝,會被賦予上輕微的銅綠效果,結合雕滿花紋的墨玉盤面,相較前作,無疑風格跟效果上更古樸。

▲圓桌騎士系列腕表第三代

2017年的圓桌騎士系列第三代,沿用了第二代的整體設計,並回歸了玫瑰金殼體,搭配古銅騎士微雕,且保留了墨玉雕紋盤面。

▲圓桌騎士系列腕表第四代

▲圓桌騎士系列腕表第五代

時隔一年,Roger Dubuis羅傑杜彼的第四代圓桌騎士作品繼續亮相於日內瓦表展,這代作品無疑是更新穎,更具創造力。腕表主題以傳說中的阿瓦隆島,既亞瑟王寶劍的鑄造地爲靈感,騎士雕像也不再是傳統的金雕工藝,而是運用低多邊形藝術(low poly art)手法制成,這是一種利用多邊形切面來制造雕像或繪畫的技術,它更像是一個切面接着一個切面拼繪成最終的微雕效果。表盤圓桌則是使用了立體黃金塊及通透的純藍琺琅塊制作了圓桌聖壇,第五代作品也是如此,並改換了紅色琺琅。

▲圓桌騎士系列腕表第六代

2021年,羅傑杜彼將第六代圓桌騎士再次創新性的融入了大馬士革鈦合金材質。大馬士革鋼,長久以來都是制作刀劍兵器的頂級用鋼,但羅傑杜彼將這種特殊工藝,與自己擅長的創新材質鈦合金結合,兼容獨特美感和極致輕盈感,它比鋼要輕盈兩倍,硬度還高出30%,而且具備鈦合金的低致敏性,適戴又美觀。折疊鍛打加浸酸後的大馬士革鈦,承襲了該工藝的獨特花紋,這種繁復的水紋狀圖案,一直被稱作爲是人工雕琢的自然之美。3D立體表盤上,以深灰色琺琅、白金和穆拉諾玻璃的精湛組合,可以說是跟鈦合金的銀灰色澤相得益彰。

▲圓桌騎士系列腕表第七代

今年二月份,第七代圓桌騎士推出,它描繪了騎士們直面大地裂變而勇敢反擊的場景。十二騎士,不同以往的圓桌騎士造型,首次出現了頭戴頭盔、身穿盔甲、手拿各式武器的战鬥姿態,腳下裂變的大地與巖漿,更是運用了意大利傳統玻璃工藝穆拉諾玻璃制成。

傳奇續曲

▲圓桌騎士系列腕表臻品展 七代圓桌騎士展區

▲圓桌騎士系列腕表臻品展 三代獸首展區

而就在前兩日,羅傑杜彼於北京舉辦的圓桌騎士系列腕表臻品展,展出除了品牌首次將歷代圓桌騎士系列作品齊聚之外,也是宣布了第八代圓桌騎士的問世。並且這款作品它與第七代圓桌騎士,是首次圓桌騎士作品在場景設計上存在關聯性,這種延續設計在腕表上非常少見,時隔幾個月,這場战鬥的到來,並沒有讓騎士們久等。不過雖然它最終只是限量生產8枚,但就這只表的創意,以及它是圓桌騎士首枚大復雜功能來說,值得詳細來給表友們來剖析這款藝術品佳作。

騎士歸來

腕表盤面依舊是十二騎士準備战鬥,各持不同武器不同站姿的造型,圍繞着中心堆滿的彩色琉璃方塊旁,看他們的架勢正準備應對,將從上一代破裂的大地中飛出的中置陀飛輪,去比作未知的傳送門或是神祕能量。

全新圓桌騎士系列中置陀飛輪腕表

表冠與表冠護肩設計,靈感源自王者之劍的劍柄與劍格

▲中央盤面共裏外共八層,炫目又極富層次感

盤面上的穆拉諾玻璃,紫、紅兩色非常鮮明,也很符合腕表想表達的魔幻主題。這種源自16世紀初的玻璃藝術工藝,它在制作工程中,會將原來的無色透明玻璃,按一定配方,比如融合多種礦物在加熱到熔點後,讓玻璃形成豐富色彩,並且穆拉諾玻璃還有一點就是在燒制過程,還會用特殊工藝往玻璃裏加點金或銀,已讓玻璃內部成型後自帶閃耀的金銀色金屬層,甚至穆拉諾玻璃也因爲是純手工制造,會無法避免留有氣泡,但它會保留下來這種手工痕跡,將其作爲工藝標志,所以我們從官圖上,也可以看到細膩的漸層或是氣泡。該工藝至今也只在威尼斯的穆拉諾島生產。

全新機芯

全新的RD115型手動上鏈機芯是羅傑杜彼首款中置陀飛輪機芯。陀飛輪也是羅傑杜彼的大復雜代表,這項功能旨在通過設計一個精巧籠架,將擒縱機構包圍起來,用籠架旋轉,從而抵消地心引力對精密的機械零件運轉產生的影響,去提高走時精度。但陀飛輪發展到今天,它的實際作用,提升精準性表友們並不會過多的在意了,收藏家們偏愛的是這個大復雜功能,其獨特的運行方式,堪稱藝術美感的旋轉動感視覺效果,藝術價值遠大於實用價值。

▲RD115機芯帶有日內瓦印記

每一個組件都經過手工精修與裝飾

在對極致打磨的追求上 羅傑杜彼永遠不會讓人失望

很多品牌也开始賦予收藏家專享、百萬級名表的陀飛輪表更多的標籤,而RD賦予陀飛輪的標籤,就是炫酷。在這款圓桌騎士上做中置陀飛輪,就是爲了能更好的欣賞這種自帶動態美感的大復雜功能,但它可遠不止中置陀飛輪這么簡單。

▲這兩張機芯圖可以清晰看到添加在軸承上的雙圓盤系統

傳統意義上的中置陀飛輪,自90年代誕生以來,就有兩個設計問題困擾這種大復雜功能,一個是本來延伸出指針的中央被陀飛輪佔據,那指針該怎么處理?有的品牌是通過齒輪加一層玻璃,玻璃上畫指針來解決的。但羅傑杜彼,並不滿足於此,而是給在陀飛輪輪架旁,設計一套滾珠軸承去帶動兩組金質標記,搭配多個同心旋轉圓盤來指出分鐘和小時,RD稱其爲雙圓盤系統。

解決完一個問題,剩下的就是原來絕大部分的中置陀飛輪,是需要兩個表冠的,僅靠一個表冠是沒法完成上鏈跟調節時間兩套系統。羅傑杜彼爲此就在腕表3點鐘表冠護肩位置上,設置了一個按鈕,按下按鈕四點鐘騎士窗口變紅了,就通過這個離合機構來切換兩種不同的上鏈和調節模式,表冠也不用再單獨拔开,按一下直接旋擰調節時分針,一鍵兩檔,省去拔表冠這個步驟了,更便捷。

十二獸首——東方風格的融入

▲圓桌騎士系列十二生肖腕表第一代

作爲品牌的代表作,圓桌騎士也爲了致敬中國文化,推出過一系列分支。這些時計都取自中國古代生肖文化,將源於圓明園海晏堂十二生肖獸首替代十二騎士作爲時標,也分別運用了書法藝術、天幹地支以及八卦等傳統元素重新解構設計圓桌騎士。

▲圓桌騎士系列十二生肖腕表第二代

但三代十二獸首,我覺得最值得關注的還是獸首時標所代表的金雕工藝。我認爲跟圓桌騎士相比,十二獸首的金雕技藝它倆完全是兩種風格,獸首更偏向於怎么刻畫的栩栩如生,騎士則是看細節,都是值得收藏家拿着寸鏡細細品味的藝術品。

▲圓桌騎士系列十二生肖腕表第三代

動物神態、毛發、羽毛、鱗片甚至包括了眼瞼紋理,每處都被重新定義,這都是由羅傑杜彼的藝術工匠,一刀一刀手工雕刻出來的,展現的是金雕匠的刀法技藝,就如同繪畫大師的筆觸一般,金雕作品上的每一刀也都代表他們的美學造詣,讓一切都纖毫畢現。

直面未來

至今爲止的每代圓桌騎士,就都給表友們介紹完了。那之所以它能成爲王者系列的代表作,讓很多表友一提起羅傑杜彼,第一反應就是它,而不是與蘭博基尼合作的大牛小牛,甚至不是高端款式的四遊絲擺輪,就因圓桌騎士是蕴含了羅傑杜彼精美絕倫的藝術之美、非凡的珍稀工藝及桀驁不羈的創意。

每一代圓桌騎士,我們都能很明顯的看到,羅傑杜彼想要表達的立足於傳統,更敢於挑战極限的創作理念,這一直是我最喜歡羅傑杜彼地方,跟有些腕表一味追求新銳酷炫不同,從它的表可以看到,傳統與創新並不衝突,是可以共存的。

羅傑杜彼,喜歡將自己描述爲“超級鐘表”,這其實是一個非常貼切的定位。從它創立之初,到設計風格新銳酷炫的轉變,以融入更多的創新材質,創新技術,一切都是爲了突破界限,顛覆傳統,並在外觀美學、性能技術,以及最重要的試戴性方面,不斷地打破傳統規則的束縛。而圓桌騎士所代表的不斷探索,不斷挑战自我,不斷重塑更好自我的現代騎士精神,也正是羅傑杜彼制表理念的延續。

喜歡就分享一下吧



標題:是騎士,但專爲王者打造

地址:https://www.ssdrcn.com/post/81432.html

聲明:文章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時尚達人網立場;如有侵權、違規,可直接反饋本站,我們將會作刪除處理。

熱點排行

今日熱點